莫叹君然 C1

开了开了开坑了!终于开了!

明鸢_南瑾:

今天起,《莫叹君然》开始连载了,以后会不定期更行哦!


------------------------------我是分割线-----------------------------------


CHAPTER ONE


 清冷的月光下,一个清瘦的身影迎着路灯缓缓地走着,手里抱着大大小小的资料,这人看上去忙碌了一天,和疲惫的样子,像是走在回家的路上。


  包中传来手机的铃声,陶依然从包里拿出手机,是管瑜诺。


  “瑜诺。”


  “依然,你在哪里啊?”


  “我刚刚在医院报名,现在正往宿舍走。”


  “哦,那你别上来了,我在学校旁边那家馄饨店里等你。”


  “好吧,我现在就过去。”


  说完,便加快了脚步往馄饨店走去。


 


  两个人无声地吃着馄饨,隔着热气,陶依然看到了自己对面那桌的一对兄妹,哥哥正拿着勺子一口一口地喂妹妹吃馄饨,她看得出了神。


  “依然,你在想什么?”


  “没有,你看那个小女孩多有意思。”陶依然朝小女孩的方向努了努嘴。


  管瑜诺转过去看了一眼,回头说:“是挺可爱的,一对眼睛像葡萄一样,里面全是风景。”


  “嗯。”陶依然点点头。


  “学校把你分配到哪个医院了?”


  “当然是我们学校的附属医院啊。”陶依然咽下一口馄饨。


  “那你本科毕业以后打算直接去谋职吗?”


  “嗯,是这样的,毕业以后,我还是打算到我们学校的附属医院去求职,如果它肯用我那是最好不过了,我打算边工作边读书。”


  “也就是继续读硕士博士?”


  “对啊。你呢?你今后打算怎么发展啊?”


  “不瞒你说,我不打算读完大五了,我想要退学。”


  “为什么突然要退学了?都快毕业了,干嘛好端端的要退学?”陶依然不解地问。


  “因为我本来就不是当医生的料,完全是因为我外公特别想要我读医科大学,不得已把第一志愿填成了医科大学,而且我高考的分数又上了医科大学的分数线。当年医科大学多难考啊,考上了还不去多可惜。”管瑜诺放下勺子,继续说:“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学医的,可是我早就知道自己读不好,也不想当医生,你看我几个学期下来的成绩,哪一次不是刚好及格。”


  “你也是很奇怪,既然早就知道了,何必要报这个专业呢?白白浪费了四年的大好时光。”


  “那时候不懂事啊,也不敢自己擅自做主,再说当时我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的,还好你跟我在一个大学一个专业,我才不会觉得这四年来太无聊。现在也快毕业了,我至少已经做出了尝试,也对得起我的家人,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那你退学之后打算去做什么?你只有这个专业的经验,你怎么找到别的工作?”


  “我舅舅开了一个画廊,在全城都是人尽皆知的,我打算去学画画,然后把我画的画给我舅舅送过去。你知道,我的梦想,一直都是当一个画家啊。”


  “你行吗?”陶依然有一些质疑。


  “怎么不行?我最不擅长的医学都考及格了,再说我本来就有绘画的天赋,只要找个好的老师,肯定可以学有所成,等我成了大画家可别后悔当时质疑我哦!”管瑜诺笑了。


  “我哪有!”陶依然对她做了一个鬼脸。


  “那你可得加油了未来的大画家。”陶依然说着拍了拍管瑜诺的肩膀。


  二人正聊得起劲,对面那桌的兄妹正准备付钱走人,可是哥哥却发现自己的钱带得不够,看样子要吃霸王餐了。


  陶依然看那位哥哥的神情有些难堪,连忙一个健步走过去,询问他们怎么回事。


  得知是怎么回事以后,陶依然二话没说就从包里掏出了他们的饭钱。


  “这顿饭就当是姐姐请你们的,好不好?”


  “这……谢谢姐姐。”哥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低下头对妹妹说;“冉冉,快谢谢大姐姐,要不是姐姐帮忙,我们今天就要被留在这里了。”哥哥的脸上有一丝腼腆的笑容,温柔地望着妹妹,那可爱的小女孩躲在哥哥的背后,小手还抓着哥哥的衣角,好一会儿才从哥哥身后走出来,脆生生地对陶依然说了一句谢谢。陶依然伸手摸了摸兄妹俩的头,目送着他们离开。


  “小姑娘,你可真热心,现在的社会好人可是越来越多了,看这俩孩子这么可爱,即使你不帮他们付钱,我也不打算收他们的钱了。”馄饨店的老板笑着夸奖陶依然。


  “这没什么,只是那个小男孩也让我想起了我自己的哥哥。”


  陶依然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一旁的管瑜诺一直叨叨着一些事情,可自己什么也没听进去。


  “冉冉,和我的名字一样呢。”陶依然喃喃自语道。


  她本已经那个少年断了音讯,他们已经几年没有见面了,自从那次他离家参加信奥竞赛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时间的流逝也让她渐渐模糊了对他的印象,刚才那个哥哥叫自己妹妹的语气,和他小时候叫自己的语气几乎一模一样。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陶依然开始回想起她和他的童年。


他不是她的亲哥哥,只是一起长大的伙伴,应该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吧,她始终忘不了他家漂亮的大别墅,忘不了他幽默风趣的父亲,忘不了他温柔美丽的母亲。


  印象中他的父亲很富有,他是家中的独生子,从小养尊处优,用养尊处优这个词可能有些不大合适,因为他并没有富家少爷的架子,他是一个阳光可爱的邻家大男孩,他很有教养,谈吐斯文,学习成绩也很优异。


  数年的时光弹指一挥间,她和他都长大了,昔日的青梅竹马转眼间各奔东西,陶依然企图打听他的消息,可是他们一家在他离家后也搬走了,那栋美丽的大别墅空空荡荡,现在已经没有人住在那里。陶依然曾经用以前他给自己的钥匙打开过那栋别墅的大门,里面布满了灰尘,已经毫无生活气息。这更加让她感到难过,她已经无法在那里找到他的痕迹。


  在一堆破旧的家具中,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相框,上面有一张照片,边边角角已经有些磨损,看样子已经间隔了很久的时间,大概是何家搬家的时候遗忘在这里了。她把相框捡起来,带回了家里,细细地擦拭,终于看清楚了照片上的面孔,照片上的少年眉目清秀,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乌黑的浓眉,和他几乎是一个模子立刻出来的,那少年大概只有十岁,却已经长得十分俊俏,陶依然猜想,这应该是他儿时的照片,便如珍宝一般一直带在身边。


  回到宿舍,陶依然从抽屉里拿出了那张照片,为了方便携带,她将相框里的照片取了出来。她并不喜欢这种睹物思人的感觉,可这毕竟是最后一样她可以用来怀念他的东西了。


  她用手细细地抚摸着照片上的脸庞,好像在试着去感触小时候的那份温度,这一刻,突然好希望他就在自己的身边。


  在他们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脱落出很帅气的模子,她小时候的愿望就是希望他有朝一日可以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孩,可以长成她心中那样英俊的模样,却没有想到连这个愿望都没有实现。


  她明白她对他的感情,亲情至上,爱情未满。


  她曾经想过长大以后就要嫁给他,但是长大以后,她发觉自己已经没有了从前的想法。


  她知道自己想法上的改变并不是因为他的不辞而别。


  她也没有因为这样的改变而感到悲伤。


  其实真正悲伤的,从来都不是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也不是发生在自己周围的事,而是成长本身。


  还记得自己考上大学的那个暑假回到老家,曾经走到山上的水库,望着白色的惊涛骇浪从高高的山上滚下,去往每一条小小的河流,这些河流,有的已经消失不见,有的辞旧迎新,有的经久不衰,但不管是身处哪一个年龄段的河流,都充满了生命力,都令她那么留恋。她和他曾经在那些现在已经没了踪影的河流里嬉戏、玩水,如今,物走了,人也散了,只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岁月的长廊里,静静回忆着过去的美好。但她也常常想,即使现在他还在自己的身边,即使那些童年时代的小溪也从未离去,即使他们还可以到小溪里嬉闹玩耍,他们还可以感受到小时候的那份快乐、那份纯真吗?


  她不敢给自己一个否认的答案,但事实上,就是这样。


  这么多年来,她就这样目睹着自己一点点地长高,一点点地从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女变成一个成熟的女人,一点点地看着自己不再喜欢从前喜欢的东西,一点点地看着自己珍视的人一个个离自己远去。她痛恨人生来就要长大的法则,她更害怕这个纷乱的社会会把自己铸造成一个世故圆滑的人,但她也一筹莫展,因为这是每一个人成长道路上的必经之路,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有时候,走在家乡的柏油路上,她都会告诉自己,这里从前曾经是无数条羊肠小道,满载着多少人来时的脚印,自己也曾经在这条小道上漫步,她相信,每一个过来人,小时候都和自己一样,太想要自己的家乡因为自己而有所改变,于是我们去拼命地念书、拼命地学习、拼命地接受新的知识,让自己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求知欲。我们的努力是有回报的,我们的家乡再也不是遍地的羊肠小道,而是黝黑明亮的柏油马路,按道理,我们应该高兴,可是当我们再回到这片土地上的时候,我们的喜悦不见了,只有对过去的无限怀念和追忆,如果可以,我们都宁愿可以保留自己努力的痕迹,而舍弃最终换来的结果。


  但是无论如何,这片土地终究是改变了,它是伟大的,它又哺育了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我们。未来,还会有我们更加年轻的一代人,要在这里启程,或许他们会为这片如今富饶的土地而感到骄傲,但仍然希望他们不要忘记过去的贫穷和萧条,希望等将来的某一天,他们也以一个成功者的身份回到这片土地的时候,他们可以不要像我们一样,后悔自己曾经的努力。


  她还是流泪了,人这一辈子最悲惨的事情,不就是在当下的无奈中,再一次回想起从前的快乐与美好吗?不就是在时光终究无法倒流的情绪里恨铁不成钢吗?


  时光匆匆老去了,它让我成长,却带走我最不想离开的人,这是世上最公平的公平。


  其实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已经不再那么想念那个少年了,小时候的那些回忆也已经渐渐淡去,她只是不舍,明明一起长大,缘分却这样短浅。或者,在这个世界上,就有那些一些人,即使觉得舍不得,也不会再有那种想要去追逐的冲动了,就让他被时间带走吧,这本就是命中注定的,我们没有必要刻意去篡改命运的脚步。


  她少年时代的小哥哥早就已经长大,而她也不再是昔日的那个小女孩了,眼下,自己已经开始实习,马上就要步入这个社会了,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各自安好,有一份自己的生活。


  可是他真的只是去参加信奥竞赛那么简单吗?如果是,那他们一家为什么要急匆匆地搬走呢?这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陶依然想起母亲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老天自有他的安排,我们不可以替天行事。”


  其实她一直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只是顾虑母亲所说的话,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去解开这个秘密,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很多次,她都觉得母亲说的是对的,每个人都不可以替天行事。


  但她真的很想知道那个曾经想一直牵着她的手的少年的下落,很想知道他是一个人,还是有人陪着他。


  她带着种种想法,沉沉地睡去了。


----------------------------TO BE CONTINUED----------------------------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评论
热度(3)
  1. 南烟是北木的攻!明鸢_南瑾 转载了此文字
    开了开了开坑了!终于开了!
  2. 南瑾_JIANNA明鸢_南瑾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章☝️哦!麻烦支持一下咯☺️

© 南烟是北木的攻! | Powered by LOFTER